解析国画绘画手法

解析国画绘画手法

今天带大家解析国画绘画其中的奥妙!凡是学过绘画的朋友都听说过绘画八法,这八法分别是章法、笔法、墨法、设色法、点染法、烘晕法、树石法、苔衬法、

针对这幅花鸟画总势而言的。无论篇幅如何,所画内容必须分清主次,有虚有实,有疏有密、有阴阳向背。构图不宜顶天立地,太满或散碎,给人繁闷窒息之感,不符合大众审美习惯。按照一般的构图程式,画花卉宜左一右二,或上奇下偶,给人自然、稳重之感,布置得法,则密的地方不嫌满,疏的地方不嫌稀。画之总势得当,那么一花一叶也必得章法。花朵之圆缺是相对的,有时也是观赏角度不同导致的,大自然中必然不会有十分正圆的花朵,密叶中也必然会穿插着一些花枝,否则花、叶无从生发,绘画时观察须心细如发,无风时翻叶不必画太多,向日背花宜画在后面,转枝要画得干脆利落,不能弯弯曲曲蛇形状。这就是章法。

笔法:意在笔先,胸有成竹,下笔神来,快而肯定,疾而有势,不增不减,笔笔是精华,无一草率笔迹,笔笔又非笔,都非常自然。钩叶钩花都须有顿折,勾勒筋、干也要刚柔并用。花心要画得健如虎须,苔点要画得密如群蚁。用笔要根据所绘对象而变化,悬针垂露、铁镰浮鹅、蚕头鼠尾,各笔法灵活选用。绘画虽然是用于描绘形象,但与书法用笔同法。如梅、兰、竹、菊属画中比较特别的门类,用笔纯是书法,与他门不同,不借下笔的力势,肯定不出好的作品。古今善书画者,无不讲究用笔,刚笔带柔,柔笔带刚,又如圆形花瓣不可画得过圆,也不可不圆,且一笔而成,气神兼备,中锋、侧锋并用,方得情趣。竹兰均当以书法用笔,然而不能拘泥于中锋行笔,须转折顿挫,中锋兼带侧锋,否则兰草画得犹如柴棍,竹叶画得像铁钉,既无常形,也无常理。

墨分五色,浓淡枯湿随意运之。忌用陈墨、积墨、剩墨。用墨根据纸、绢的类别而有不同的变化,生宣上作画下笔疾起疾落,画花朵的位置要略施胶矾,将生纸稍微做熟,此目的是让所画花卉能更加立体饱满,能画出细节。点苔可以笔中带湿,营造朦胧感。运墨时花心浓,花瓣淡,花蒂深,花苞浅,不可混淆、倒置,否则花形、透视都极为怪异,不合常理。写生擅用墨气,是画花卉的上乘之法。然今画花卉,墨法多有创新,不必太拘泥于古人的立论,笔破墨沁原是弊病,如能通权达变,反得其妙,墨法应根据造物之变化而变化。

着色宜由浅到深层层叠加,不能急于求成,否则重色压纸绢,呆板缺乏灵动,色重则颜料中的胶质稠厚,附着在纸绢上显得黏腻而不润泽,若想表现深色,即用浅色多层次渲染即可,染出的花卉形态真实,立体饱满,风姿偏偏。五彩彰施,必分宾主,众色皆主,则纷乱而庸俗,对比色相、相近色相的运用也要把握好,如青、紫不宜并列,黄、白不可比肩,大红、大绿这类色相非常饱和艳丽的颜色,一幅画中,少用为妙。根据画面整体色调,可不断调整局部色彩,以达到平衡、和谐。常识性设色方法也不可不重视,花、叶本是同根生,花色重则叶色也不宜轻,否则不符合花期,焦叶须加赭石,嫩叶须加脂,否则设色一致不合大自然新陈代谢之理。

画花卉,尤其是工笔花卉,点染不可少,点染的巧妙得法,花之娇态活脱脱跃然纸上,点用单笔,染则色笔、清水笔双管交替,点染花瓣的时候以粉笔蘸深色轻点于花瓣的毫端,然后用清水笔慢慢均匀地染开,就会是深浅自然的效果,染花不可心急,底色打好,整体的色相才具丰富的层次感,须先铺粉打底,在画花的位置再扫上一层矾水,补漏矾之余将纸再次做熟,在这样的纸上作画可将花的细微之处描绘得生动淋漓,将待其干后,用色笔染于中心处,清水笔徐徐运开,第一遍要很淡,多染几次使色加深,外花瓣要染三至四遍,中心花瓣至少染五六遍,花卉才会有立体感、层次感,色泽自然而圆浑,用脂略加胶矾防止沁渍,并且干后的颜色光鲜明亮,非常适合表现早春刚开放的花朵。关于叶的画法总的来说,大叶宜染,小叶用点,至于下笔轻重缓急,在于各人把握,非笔墨定法,而巧取于自然花卉长势。

烘晕主烘托之意,意轻宜淡,不能喧宾夺主,笔上毫端水份充足,轻轻晕开不能留有笔迹,烘晕法多在画白花的时候用到,白花白背景则色不显,用浅浅的青色在外缘晕之,则衬托出白花的冰清玉洁,幽然淡雅质感,这非但不是不忠于自然之景,而是强调自然花卉美感的巧妙技法。

花卉包含树石,画树石必用皴法,用枯笔带湿随意扫去,逢节处,转弯处各不相同,各树种生长理、势不同,则皴法亦有别,桐横抹,柳斜擦,柔条细梗点到为止,不用双钩,盘根错节则不怕臃肿。花间画石头,宜整忌碎,刻意堆砌为一病。

画面点苔十分讲究,且要慎用,树石画得好可不必点苔,如若不是恰到好处,反伤画面效果。点苔须错综而有序,不能多也不能少,一定要观察其体势而布列,形态或园或尖,或乱或整,作画者不宜关注其本身,而应参透其衬托树干更加圆浑,石头更加高耸矗立的妙处,苔衬法与烘晕法都有异曲同工之处,都是为了衬托主体的自然之美,千万不能为了炫耀画技而忽略它的本来功能。

而近期有很多学习画牡丹有很多问题及通病,下面给大家讲讲。无论画什么,都要保持事物本质,切勿盲目追新求变,随心所欲。画牡丹最重要是要表达牡丹花的高贵、不俗和雍容大度的气质,但往往都易犯“三病”:

一、用色不当,绚红搭绿,尖跳刺目,臃肿软疲,即为“甜俗”。

二、一味粉厚色浓,干涩涂抹,滞腻浮涨,色墨混浊,此谓“脂粉气”。

三、凝结板刻、僵硬平匀、造型陈腐、缺乏生气,俗称“工艺气”。

牡丹花调色法:

红花:用朱红、大红、曙红。以朱红为主调大红成基本色,笔尖醮曙红点画。也可以笔肚上足牡丹红,笔尖醮胭脂画出,色浓浑厚,要不,干了就显得单薄。

粉红:笔根白+笔肚牡丹红+笔尖胭脂。

黄花:黄加白,笔尖醮赭石与朱红的调和色。花芯可用白色或胭脂画。也可以笔根白粉,笔肚藤黄,笔尖绿画出。收拾的时候笔尖用朱磦或胭脂。

橙色:笔根赭石,笔肚朱磦,笔尖胭脂。

蓝花:花青加白加少量曙红做基本色,笔尖醮花青画。也可以笔根白粉,笔肚肽青蓝,笔尖胭脂画出。

紫花:白色加胭脂和花青调成基本色,笔尖醮胭脂。大体完成后,用浓厚胭脂再次花心部位的深度,并且使花瓣更加丰富。也可以白粉加胭脂就是紫加一点肽青蓝。

白花:草绿色加少许赭石和微量水墨调成基本色。画时醮纯白色,笔尖醮基本色。完成后,可以用绿色提染暗部和花心,纯白色强调亮部的花瓣。

墨花:行笔速度要快,用笔果断,变成清新畅快感觉,不要重复修改。可水墨干后,用石青、石绿、朱砂这些不透明矿颜色点花芯。画花瓣时用笔有大胆,不要留白。

黑牡丹:牡丹红+胭脂+墨调出黑紫。

二乔:粉红色干透后(不会窜色,破坏花形)画另外的黑紫色。

绿色:白色加草绿色加少许朱红调成基本色,笔尖醮草绿色从反瓣部位画起。石青画子房比较合适。

深红色:大红加少许曙红调成基本色,笔尖醮胭脂,用笔干脆利落,避免重复用笔,以免画“糊’了。难点就是水分的掌握,水分多了,色彩没有重量感,水分少了,又容易显得干腻呆板。只有水分恰当才能够厚重滋润。

画牡丹花,要充分发挥宣纸渗化效果。花朵浓淡主要靠水分调解,不能过多依赖白色,一旦白色浓厚,行笔必然涩涕,腻而不畅,造成板结干燥效果。水分加大之后,行笔要快,趁湿完成,才能够使花瓣色彩分明清晰,滋润融洽。如果想追求丰富多变的花瓣形象,就必须在用色时中锋、侧锋,逆锋,拖笔等多种笔法并用,单一的点法,必然显得花瓣雷同。

牡丹花是昼开夜合。第一天合的较紧,第二天合的较松,三天后更松且开合无定,因此,花瓣开合重迭无定,形象非常生动。

结合牡丹花开合的规律,牡丹写生需要注意时间的选择。一般来说在每天早晨,旭日初升,花瓣初开时是写生最好的时间,除非你有特殊的爱好。因这时的花和叶,形态自然生动,最富有生气。中午烈日当空,花和叶会显得疲软无力,缺乏生气,不宜入画。烈日过后时近黄昏,花、叶逐渐恢复,也可以写生,但不如上午有精神。

  • Prev Post
  • Next Post

LeaveComment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